故事:丈夫背着我抵押房子贷款,婆婆一句反问却让我连婚都离不了
作者:匿名人气:103时间:2019-10-25 09:52:59

应用作者:刚刚认识

当她接到陌生的电话时,许惠惠正坐在公交车上,用手机上的计算器,默默地计算着补习班的申请费。

许惠惠是市郊一所民办大学的老师。除了这种地位,她还利用业余时间在自己家里和附近的几个社区开办了一个专门为中小学生开设的中小型辅导班。

寒假期间,她在社区附近的书店举办了几次活动,吸引了许多家长带他们的孩子去参加。这个学期辅导课一招收学生,就有20多名新生同时来了。除了之前的十几名住校学生,她的辅导课还有将近40名学生。

学生人数的稳步增长让许惠惠松了一口气。她暗自高兴的是,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她不仅能省下一些钱,而且不用担心家人的开销。

当她看到电话的时候,她认为是父母再次来注册并愉快地接通了电话。然而,许惠惠三言两语脸色变得苍白。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紧握着电话,向公共汽车司机道歉,并请他停下来。因为不是停车,司机老板不愿意,嘟囔着把车停在路边后,催促辉徐辉下车。

许惠惠没有心情和他争论她的态度。她迅速下了车,与同事们谈论帮助她请假的事。

“你好,你好!”电话另一端的那个人开始不耐烦地大喊大叫。

许惠惠深吸一口气,把手机放在耳边说,“你有证据证明宋海波欠你钱吗?再说,他欠你钱,你去找他,打电话给我也没用!”

“我当然有证据。当他借钱的时候,但是他和我们签订的合同是白纸黑字的。您仍要默认吗?”那人粗声粗气地说,“在找他吗?如果我能从他那里得到钱,我就不会找你了。此外,当时他签署贷款合同时,明确表示你是她的担保人,你们是夫妻,他没有付款,我们也没有找任何人!”

许惠惠脸色铁青,沉声说道:“我不知道这件事。我从来没有给他保证过!”

“行了,你这种情况我们见得多了,想骗钱吗?我可以告诉你,我今天没有打电话给你要求你还钱。当时,宋海波也把房子抵押给了我们。如果你不想还钱,那房子就是我们的了!”

“房子?什么房子?”许惠惠的心很冷,声音开始颤抖。

"宁远社区3号楼2单元502,是你的家吗?"那个男人的声音里有幸灾乐祸。“如果你还想要房子,你最好今天早上来。否则,我会遵照合同,派人来收房子!”

这个人的话终于让许惠惠相信,宋海波真的做了这种可笑的事情。他甚至背着她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向别人借钱!

他借钱干什么?这个家庭的费用总是来自许惠惠。他根本不需要担心。寒假辅导课的宣传用了一些钱,但这些钱也是从以前的申请费中提取的,没有花他一分钱。

是因为我的亲家有问题,他们需要钱吗?这也不对。我的岳父岳母两天前刚从他们的家乡回来,给他们带来了他们家种的蔬菜和核桃。他们看起来不像病得很重。婆婆仍在考虑给她的孙子孙女们钱。许惠惠没有让她儿子开口。对他们来说也不容易。给他们留更多的钱总是好事。

可以把钱留给孙儿,那么这笔钱就不会借给姻亲了。

向我嫂子借钱?甚至没有。我嫂子的家庭财务状况很好。她不必偿还抵押贷款。她最近用所有的钱买了一辆汽车。这不比她家人的情况好多少。

如果你可以抵押你的房子来借钱,那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许惠惠一想到这件事就变得更加焦虑。她让那个男人把地址发给她,然后她上了公共汽车,朝那里走去。

“太多了!”许惠惠看了看合同上的贷款金额,惊呼道,“20万?他为什么借这么多钱?”

给她打电话的那个人接待了她,听她这么说后,她忍不住笑了,“你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拿走了钱?”

许惠惠没有理会那个人的戏弄。她被合同中的所有条款填满了。在她签名的地方,宋海波的名字看起来像一个自我反省的女巫,冷酷地盯着她。

当那个人看到许惠惠的样子时,他大概没有心软。他补充道:“我们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但我知道他欠对面麻将馆很多钱,我听到麻将馆里的人说他似乎还在网上赌博。”

许惠惠听了,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赌博,宋海波居然学会了赌博?!眼泪憋了又憋,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这么多钱,她从哪里拿回来给他的?然而,房子在完工前将被搬走。那这个家庭会住在哪里?他们必须上街去喝西北风吗?

许惠惠又气又急,接过贷款合同,说不出话来。

当那个男人看到许惠惠哭的时候,他忍不住劝她说,“哭有什么用?或者和你丈夫商量,如何还钱。我只为别人工作,几天后我才能帮你向老板申请。然而,我可以提醒你,过了这些天,利率将会上升。合同非常明确。你最好尽快想出办法。”

想办法吗?我能怎么做呢?

许惠惠从借款公司出来后开始给宋海波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电话。她记得辅导课今天开始,宋海波现在应该在课堂上。经过思考,她给宋海波发了一条微信,要求他下课后直接回家,然后她打车回家。

妈妈在家,看到她回来很惊讶。她问,“你没去上班,为什么回来?”看到许惠惠的眼睛又红又肿,她吓了一跳。“这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哭?”

许惠惠无视母亲的询问,直接问道:“妈妈,许朝阳在哪里?”

马旭目瞪口呆,说道:“你哥哥去买菜了。辅导课今天开始。海波说有几个孩子要留下来吃午饭。”

“跳怎么样?”

"海波去上辅导课了."马旭看起来越来越不对劲。“惠惠辉,怎么了?”

“没事,妈妈。你可以去上辅导课,然后带头跳。下课后让宋海波回家。中午让徐朝阳做饭。你可以和补习班的学生一起吃饭。我和宋海波有关系。”许惠惠走进卧室时向母亲解释道。她不想告诉她任何事。不管怎样,告诉她是没用的。

这个家庭一直是这样的,从里到外,不管发生什么,她总是自己照顾它。她认为和宋海波结婚会更容易。至少,当她感到累的时候,她可以有一个肩膀依靠。但是她没想到有一天,这个肩膀会变成一座更大的山,压在她身上,压得她无法翻身。

许惠惠七岁时,她的父亲因病去世。马旭带领她和她三岁的弟弟靠微薄的工资生活。

以学生贷款进入大学后,许惠惠在学习期间靠几份工作谋生。在她大三的时候,她存了一些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栋两居室的房子,并接管了她的母亲和哥哥。

当时,许惠惠认为,不管有多困难,整个家庭都会比一个家庭温暖。

她给了母亲一份在她工作的超市理货员的工作,并让她哥哥去找一所中专。许惠惠觉得所有的苦难都过去了,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

但是她仍然低估了生活带给她的艰辛。

弟弟不是上学的料。他逃学,整晚在网吧玩游戏,撒谎,偷了许惠惠的钱,然后离家出走。每一堆都伤了许惠惠的心。

许惠惠忍不住向母亲抱怨说,她不愿意管教儿子,也不知道如何爱女儿。马旭哭了,为自己艰难的生活和丈夫的早逝而哭泣。她对许惠惠说:“你哥哥是许家的独生子。你不能忽视他!”

此刻,许惠惠真的意识到她将来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

巨大的悲伤和无能为力淹没了她。

但是我能做什么呢?我不禁有了一个母亲。如果你想要一个母亲,你必须照顾好你的兄弟。不管怎样,她不能离开这个家庭。

当许惠惠同意宋海波的追求时,几乎所有认识她的人都敦促她重新考虑,甚至马旭也不同意。

“惠惠,你漂亮又能干。你找不到这么优秀的人。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马旭不止一次对她重复道,“即使他看起来正常,他也不能工作。他将来能支持你吗?”

那时,宋海波只是一个图书推销员,他和许惠惠在书店相遇。当时,许惠惠正在准备研究生考试。她经常去书店阅读材料。阅览室里有许多人。许惠惠大部分时间只能靠着墙坐在地上看书。宋海波会在角落里为她准备一匹小马。虽然也不舒服,但总比坐在地上好。

从长远来看,当两人相互了解时,宋海波会帮助许惠惠早点在阅览室里坐下,会帮助她注意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新材料,会为她准备热水,并且在她离开书店时会给许惠惠一袋热糖炒栗子或一袋烤红薯。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善待一个人。许惠惠知道宋海波做了什么,她也不是不想拒绝。但是温暖体贴的善良对许惠惠来说太珍贵了。更难得的是,当知道了许惠惠的家庭情况后,宋海波不仅没有停止对许惠惠的好,而且对她也比以前更好了。

许惠惠动摇了。

这并不是说我没有触动我的心,不想有一段恋情。但是对许惠惠来说,坠入爱河是一种奢侈的消费。她身后有两座山,母亲和兄弟。负担太重了。在这种情况下,谁愿意和她真诚地交谈?

即使有人愿意,许惠惠也不想,没有结果的爱是浪费,浪费彼此的时间和感情。她不想急于让爱刺伤,它太痛了。

当马旭再次唠叨宋海波配不上许惠惠时,许惠惠问她,“妈妈,在我们家的情况下,你认为我应该配得上什么样的人?我能配什么样的人!”

一句话让马旭说不出话来,眼泪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

答应嫁给宋海波不仅是因为他对她、她的母亲和兄弟很好,还因为宋海波的母亲和她未来的岳母。

在确认了与宋海波的爱情关系后,许惠惠跟随宋海波回到了她的家乡。

宋的父母很高兴见到许惠惠,并像贵宾一样接待了她。马松请许惠惠体贴入微,饭菜都是按照许惠惠的口味准备的。显然,这个问题已经问了很久,这让许惠惠很感动。

从童年到成年,在徐看来,她的女儿是一名军人。她坚强独立,坚强勇敢。许惠惠从未受到过母亲的如此关怀。

也许在别人眼里,马松的举动太普通了。她的儿子被允许带女朋友进屋,父母必须好好招待她。然而,他们中没有一个是许惠惠,那一刻她感觉不到大海的温暖在她心中涌动。

许惠惠不知道宋海波是否告诉了她的家人关于她的家庭。在同意宋海波的提议之前,她找到了一个自愿向马松坦白的机会。我最好的朋友称她为傻瓜。她怎么能急着告诉婆婆?万一有人有什么想法,这桩婚姻不是毁了吗?

许惠惠不这么认为。虽然她自己的情况比宋海波好,但出身家庭给她带来的负担也很大。她不能只想着自己而忽视别人。这和作弊没什么不同。

马松听了许惠惠的坦白,震惊了很久。显然,她不知道真相。许惠惠明白她会做出任何决定。毕竟,如果她是她自己,她也会为她的儿子考虑。

就在许惠惠以为宋海波的事情已经结束的时候,马松对许惠惠说:“姑娘,海波的孩子没有多少本事,但他对你真的很好。我们俩都很健康。除了收割庄稼,我们还可以做兼职。你不必担心经济。海盐已经订婚了,家里留给你的负担已经不多了。

你和海波只是照顾好你的小房子。至于你的母亲和兄弟,你不必有那么大的压力。正如古语所说,当我们到达时,我们将过桥。对我们这么多人来说比你一个人好。"

马松的话还没说完,许惠惠的眼泪就掉了下来。甚至她自己的母亲也从未对她说过如此热情的话。她听了太多的话,说她必须努力工作,变得坚强,但很少听到有人告诉她你并不孤单。别担心。

许惠惠安定下来,同意了宋海波的提议。婚后,许惠惠向她的同学和朋友借了一些钱,她的公公婆婆又给了她一部分钱作为首付。她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一套给两对夫妇,一套给马旭和徐朝阳。

徐朝阳的工作不稳定,马旭理货员的工资也不高。许惠惠让她自己存起来,她的抵押贷款和生活费用都由她和宋海波承担。

许惠惠被研究生院录取了。她不能做全职工作,所以她成了家庭教师。她名声很好。孩子们的父母一个接一个地互相推荐去找她。她对开办辅导课感到兴奋。

当时,宋海波的工作也没有多大改进。月薪刚好够支付房子的每月抵押贷款。此外,许惠惠怀孕了。许惠惠让宋海波辞职,并和她一起开始了辅导课。

辅导课刚开始时,并不容易。没钱租大房子,只能在社区里租房子。除了熟悉的父母会循口相传去寻找他们之外,很少有其他父母会认识到他们的条件和资格。

没有学生。除了付房租、水和电,每个月剩下的钱不多了。整个家庭都过着不付抵押贷款的紧张生活。

为了增加学生人数,许惠惠不仅动员同学们提出建议,还跑到附近几所大肚子的中小学校散发传单。

劣质胶版纸无法与其他大型组织的硬涂布纸相比。孩子们把它们扔在学校门口。许惠惠不得不一个接一个地捡起来,以免被学校保安发现。保安怀疑她已经破坏了学校门口的环境,再也不会让她在那里散发传单了。

孩子出生后,辅导课的规模逐渐稳定下来。

从研究生院毕业后,许惠惠找到了一份大学教师的全职工作。许惠惠与马旭讨论,并要求她和许朝阳辞职。一个帮助照顾孩子,另一个帮助补习班。许惠惠来付工资了。

许惠惠没有与宋海波讨论,宋海波也没有透露家庭的工资。这让马旭刮目相看。她对许惠惠说:“海波真的很好,无私,听话,懂事。”

许惠惠没有说话。事实上,除了支付母亲和哥哥的工资,她每个月还会给宋海波一些钱。

宋海波生下儿子后不久,人们发现他在撒谎。婆婆带着担心的表情来看她的孙子。她牵着许惠惠的手,问了许多关于她的身体状况的问题。离开前,她留下了一个装有2万元的布袋。

“姑娘,你妈妈没怎么生孩子,也没怎么生孩子。拿钱来修补你的身体。”婆婆叹了口气,说:“你太强壮了。如果你有困难,为什么不告诉你妈妈?什么比你的健康更重要?”

丈母娘惊呆了许惠惠。看到她的沉默,老太太补充道:“海波告诉我你因为分娩而陷入困境,医生告诉你好好休息。然而,你没有听医生讲治疗课,这导致了你不久前住院。唉,我怎么能打招呼呢!”

许惠惠完全震惊了。她没有身体缺陷,也没有住院,她身体健康!转念一想,我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是宋海波在对老太太撒谎。

婆婆走后,许惠惠问宋海波发生了什么事。宋海波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原因。

有一段时间,许惠惠忙得没时间去参加补习班。一些家长对宋海波的教学不满意,要求退款。

宋海波害怕事情变大,影响补习班的其他学生,所以她把钱还给家里。因此,当她在下个季度收取学费时,她将不得不少挣1万多元。他害怕许惠惠会知道,他想要钱来弥补这个漏洞而不告诉她和她的家人。结果,老太太没想到当她听说儿媳妇生病了,她就直接从家乡回来了,钱直接在许惠惠手里。

毕竟,事情的发生是有原因的,尽管是以她的名义拉了慌,许惠惠也原谅了他。

从那以后,许惠惠开始每月给宋海波一笔钱,就像薪水一样。她意识到她忽略了宋海波的感情,因为钱的缘故让他撒谎了。

就像徐朝阳哥哥一样,他曾经偷了她的存折挥霍钱财,因为他没钱。

然而,这次不同。他是在赌博,还是背着她在房子上赌博借钱?许灿·惠惠是怎么原谅他的?!

当宋海波到家时,许惠惠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她一个接一个地检查贷款合同,心里明白钱仍然是必要的。这个家庭是一家正式的贷款公司。

许惠惠后悔没有听她最好的朋友的话,把自己的名字加到了房产证上。开始时,宋海波说他认识把业权转让给房屋委员会的人,他可以很快办理手续。她把所有的钱和信息都交给了他。当她拿到房地产证书时,她发现上面只有宋海波的名字。

“你不在那里,也不能加上你的名字。”宋海波说,“当你有空的时候,让我们再去添加你的名字。”

许惠惠认为反正都是夫妻财产。她是否加了名并不重要。她怎么会想到一向诚实、真诚的宋海波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

宋海波耷拉着脑袋站在床边,一副放下东西的样子。他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的钱都去哪里了?”许惠惠在宋海波面前甩了合同,问他。

宋海波没有说话,保持沉默。

“别说是对的,好的,让我说,”许惠惠气急,“宋海波,你选择两条路,一条,你想办法还钱,把房子转到我名下,我只觉得你走了一条弯路,给你机会再往回走,让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好生活。

第二,咱们离婚吧,房子归我,孩子归我,我也能帮你一半。"

许惠惠的话说完,宋海波的眼睛红红的,他抬起头,像陌生人一样看着许惠惠,“惠惠,你怎么能这么粗鲁?这些年来,我听了你说的每一句话,被你和你的家人像马一样命令四处走动。我现在有麻烦了。你说你太残忍了,不能抛弃我!”

“我很残忍?”许惠惠声音嘶哑,“宋海波,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背后做了什么吗?

当我刚怀孕的时候,你背着我给我的朋友和同学打电话,以我的名义向他们借钱,说你想委托我建立一段关系,然后进入政府。但事实上?那是因为你被公司解雇了,没有拿工资回家,还想借我的钱来骗我!

我的朋友打电话给我,问我工作进展如何。直到那时我才知道真相。为了保护你的脸,我作为一名家庭教师努力工作,把钱还给别人。

你打着我和跃跃的名义跟你妈要钱,我都原谅你,大不了我挣了钱再给她还

热门新闻

  • 新田县公安局:节假日护平安“警色”获好评
  • 新田县公安局:节假日护平安“警色”获好评 今年重阳节,永州综合职专民盟支部开展“走进敬老院,浓浓敬老情”活动。敬老不应只是表现在口头上,更应体现在实际行动上。民盟永州六中暨永州综合职专支部表示,以后将经常开展类似活动,积极关爱老人,为老人晚年 >>
  • 31岁景甜大秀性感身材,与张继科分手后状态大变
  • 31岁景甜大秀性感身材,与张继科分手后状态大变 寇振海儿子晒照片,父子捕鱼心情大好10月6日,寇振海的儿子寇家宝更新动态,晒出一组照片。寇家宝不仅晒出与爸爸的合照,还晒出了爸爸与妈妈的合照。据悉,寇振海比妻子大21岁,是名副其实的老夫少妻。好在寇振 >>
  • 时间的价值——有没有稳赢不亏的炒股方法?
  • 时间的价值——有没有稳赢不亏的炒股方法? 来源 | 参考消息 资料图片,新华社发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报道 外媒称,俄罗斯出口中心总经理安德烈·斯列普尼奥夫称,俄罗斯拟将对华大豆供应增加到每年370万吨。据了解,东北贸易商进口的俄罗斯非转基因 >>
Copyright (c) 2018-2019 highline52.com
晓澳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